育儿

你是我永远的有情人 第八十二章:倾诉难言之情

2020-01-16 23:39:1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你是我永远的有情人 第八十二章:倾诉难言之情

景珍进到屋中时,神态是惊慌错乱,气急败坏的,她质问着姑姑道:“姑姑,你到底和司马卓行说了什么,为什么他的态度那么怪异,为什么他的行为那么不同寻常?你都跟他说了什么,说呀!”

“我就说让他主动地提出和你分手,他问我原因,我叫他回家问他爸爸………..”姑姑似乎已近筋疲力尽,她说的每句话都是那么轻慢低沉。

“他爸爸?他爸爸还能有什么原因?不就是嫌弃我和他们家门不当户不对吗?别的还会有什么原因?姑姑…………你别骗我,你实话告诉我,你到底和司马卓行说了什么?”

景珍根本就不信姑姑的话,回想起刚才在院子里见到司马卓行时,他望她的眼神………那么的怪异,那么的充满了谜语,还有他对她说的话:“你姑姑说我们俩不合适,景珍,回家去听你姑姑说的理由吧………….或许我们俩真的有什么不合适的原因……….回去吧!我也要回去问问我爸爸。”

景珍目睹着司马卓行蹒跚着步伐离去,她只觉得心好痛,好难过,司马卓行一向那么的淡定优雅,那么的骄傲镇静,何时有过如此的焦虑和惶惑伤感,甚至那般的颓丧和无奈………

“姑姑,你说,你究竟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司马桌行太不正常了………他说,你会告诉我原因的,你说说看,到底为什么反对我们俩在一起?”.景珍追问着,此刻的她已经没有一点点的耐心和好心情。

“因为,因为你们俩要是结婚的话,就是违背伦理常钢……….你们就是**。”姑姑几乎是一字一句的吐出了这一段话。

“什么?姑姑,你胡说什么?我和司马卓行什么关系都没有……..我们又不是亲戚,更没有什么血缘关系,我们,我们怎么会……….难道,难道姑姑你………你当初是………姑姑,你赶快给我说说,这一切都是为什么?你快说呀!”景珍听了姑姑的话,开始是大惑不解,后来脑海中联想到司马老爷子次见她时,那么的奇怪不正常,就怀疑自己是不是和司马老爷子有什么关系……….可是,司马老爷子,他当时不是一口否认了吗?不是否认了自己是他的女儿了吗?为什么?难道,别的还能有什么关系?

“你,你和司马桌行你们俩是兄妹,你们是同父异母的兄妹关系……….”姑姑含悲带戚的低声诉说着,再次的掀开往事的伤口,姑姑的面色有着痉挛的抽搐痛苦状。

“不会的,不会………..你在骗我……….我曾经问过司马老爷子,他亲口否认说,说我不是她的女儿,他亲口说的………..我不信………你骗我……….”景珍摇着头,她极力的否认着,尽力的想拒绝这种可能。

“现在的司马老爷子本就不是你的父亲,他,他论究起来,只是你的大伯,而且,他,他真实的身份,也是司马卓行的大伯…………”姑姑低垂着头,仿佛有千斤的重量压得她抬不起头来,只见一滴滴的泪水,从她的脸颊处滴落到地上。

“什么?你说司马老爷子是司马卓行的大伯?这怎么可能,这怎么会呢?那,那么司马卓行的爸爸呢,我的爸爸呢?我们的爸爸,他在哪儿?”景珍惊颤的身子直哆嗦,眼睛随着姑姑的话,一次比一次瞪得圆溜溜。

“死了,他死了……….我也是才知道的………..我恨了他二十多年,没想到他已经死了,我竟然恨一个死人,恨了二十多年……….”姑姑的泪水,仿佛小溪一样,噼里啪啦的顺着脸颊,纷纷的掉落着,巨大的伤痛,夹杂着多年的怨愁,已经凝结成了冰封的冷酷,这一旦打开,该是多么的惨烈痛楚。

“死了?怎么回事?我,我爸爸他怎么会死了?姑姑,你快详细的说说,这都是怎么回事,究竟都发生了什么?你,你一点都不要瞒我,一点点的告诉我………..”景珍已经哆嗦的坐不下身来,她看着姑姑也在发擞的身子,不由得怜惜之念丛生,回身搂抱住姑姑,非常急切迫切的问询着。

“事情还得从你出生的前一年说起………….那一年,我只有十五岁,长得清纯美丽,而且还天真烂漫。我们学校来了个投资商,说是要给我们学校投资建校…………那个投资商叫司马俊逸,就是司马卓行的爸爸,也是你的爸爸………他很年轻,也很英俊,一颦一笑,都充满了蛊惑人心的风采,我被他深深的吸引住,并且一见倾心的迷恋上了他…………我当时在学校是校花,学习好,人也长得招眼亮目………他对我也很关注照顾,他承诺我,会资助我考到他所在的华东学府去上大学………..就这样,短短的时间,我痴狂的爱上了他,他也非常的喜欢我,我们就………..我把自己的身子给他,是心甘情愿的。因为那时候,我真的很爱很爱他,为他死,我都不会眨眼的…………..他那时已有了一个二岁的孩子,可是他老婆在生孩子时,意外的大出血,救治无效死了…………所以,他是单身。他告诉我他会娶我,等我考上学毕业后,他就娶我…………那时候,我还小,什么都不懂,也不知道避孕…………后来,他走了,他走时承诺我,回去就给我安排………….可是,他走后没多久,咱家里就发生了天塌一样的巨变……….你舅舅舅妈双双的出车祸死了,你奶奶天天以泪洗面,天天嚷嚷着不活了要自杀,家里乱的成了一锅粥…………而他自走后,也杳无音信,再没了联系。我想去找他,可是,家里的一摊事,再加上我根本就不知道他具体的地址,所以,一拖再拖的就耽搁了下来………..而那时,我已经怀孕了,怀的就是你………..因为我太小,什么都不懂,当时又适逢是冬天,只觉得自己越来越胖,也没有太在意,谁知,竟在你舅舅舅妈年终待客祭祀时,大年下的生下了你……….当时的你,只有七个月………你是不足月生下的,那么的赢弱瘦小………….你的出生在我们那儿,就像是掀起了轩然大波,一个未嫁女孩子未婚先孕的生了孩子,那简直是辱没祖宗,可耻可笑的奇耻丑闻………你奶奶接连着受着打击,昏厥了几次,我也是………生下你后没几天,我就扔下你,只身去找司马俊逸了………..那时候,没有,没有名片,只有他告诉我的一个地址,青州市司马外贸公司………我那次去找司马俊逸,可是却并没有见到他,而是见到了司马均,也就是,司马桌行现在的爸爸,他的大伯……….司马均很冷漠,态度也很恶劣………..他说司马俊逸出国了,而且还是偕同新婚妻子一起出国的…………我当时就昏厥了………司马均把我送到医院,给我留了一笔钱后,就再也没有露面。后来,你奶奶抱着你找到了我………..我在医院里恰好认识了你现在的姑父………….他说他眼见到我时,就深深的被我忧郁悲伤的气质所吸引,他说我的美貌令他神魂颠倒,他开始疯狂的追求起我来………..就这样,我把你扔给了你奶奶抚养,我和你姑父来到了英国………..”

姑姑不歇气的诉说着,忽然说道:“给我倒点水……….”

景珍赶忙倒了一杯水递给姑姑,然后,问道:“姑姑,你和姑父离开中国时,我有多大?”景珍在心里隐隐的有着不满,忍不住问了出来。

“对不起珍儿,那时你只有三个月大………….你奶奶对外谎称你是你舅舅舅妈的女儿,所以,没人知道我和你真实的关系……….而那时,我遭受了被抛弃的打击,悲愤交加之时,情绪非常的低落。适逢你姑父百般的追求,就心灰意冷的只想离开这个伤心的国土,所以,不听你奶奶的劝告,一意孤行的跟随你姑父来到了英国…………我对不起你珍儿,我对你生而未养,没有尽到一个母亲的,我愧对你呀!”姑姑满脸惭愧悲伤地搂着景珍,无限自惭的追悔道。

“你不是每月都给我和奶奶生活费了嘛,没有你给的生活费,哪有我和奶奶一直以来安逸的日子……….”景珍看着姑姑凄楚难过的样子,就大度量的劝慰着。

“不是的,那些生活费,不是我……….不是我给的,我那时有些恨你……….因为恨你的父亲,所以连带着也不愿意管你………我甚至不孝的连你奶奶都很少关心,因为,我曾说过,要把你送人,可是,你奶奶不同意,她坚持着要养大你………..”姑姑羞愧的眼神不敢正面迎接景珍的注视,闪烁下露出愧悔的自责。

“姑姑……….你……….唉,算了,都过去了。只是,那我和奶奶是靠谁养活的?奶奶可是一直都说,是你寄给我们足够的生活费,这才令我们衣食无忧的。”景珍瞪着圆圆的问号眼睛,一脸的懵懂不解。

“是司马均给的生活费…………你奶奶在我走后,无所顾忌,就找到了司马均,扬言要把孩子送还给他们家,说是他们家的孩子,他们应该接受抚养……….,你奶奶就和他们达成了协议,他们每个月给你和你奶奶足够的生活费用和房子租赁费用……….就像发工资一样,每个月打到一个存折本上……….说实话,他们每个月给你们的费用,一直算是很丰足的,比起一般家庭的收入要多很多…………就这样,你奶奶一直陪着你把你养大………….前一阵子,你硕士毕业后,你奶奶又一次向他们要了一百万,说是你大了,要给你安家置房准备嫁妆………..但是,那次也是一次,你奶奶已经和他们签了协议,永远不相往来…………可谁知道,你和司马桌行,你们俩竟然走到了一起,而且怎么拆都拆不散………….司马均没办法了,就打求助我……….我一听到是他的,就立刻给挂了………..我恨他们………..所以根本就不想理睬他们………”姑姑伤心的面部表情,一会儿悲,一会儿怨,一会儿伤,一会儿又充满了自责,她声情并茂的诉说里,全是真情的流露。

“那你为何终回来了呢?是因为我吗?……………你说了这么多,一直都没说我爸爸,他,他到底是怎么死的?”景珍探究的问道,脸色却是很阴郁的紧绷着。

“我回来当然是为了你………..因为我一直的不接司马均的,他就给我发了信息………..他说,其实司马俊逸早就死了………….早在二十多年前,他离开了我们村子后,也就是离开了我之后,在回归的途中,出了车祸,救治了三天三夜后,终救治无效去世了。而司马俊逸生前早有把自己的儿子过继给他哥哥的意向。只因司马均有隐疾,不会生育,所以,弟兄俩也早就合计过要把司马桌行送给司马均当儿子………..没想到司马俊逸突生变故,竟遭遇车祸撒手人寰了……….但是,司马俊逸死之前和司马均说过我,他说,我一定会来找他的,希望他哥哥善待我……….但是,司马均没想到我怀孕并生下了你,就怕我要财产,怕我们分割司马俊逸的遗产,就撒谎骗我说司马俊逸偕同新婚妻子出国了………..他在时隔这么些年后才告诉我实情,为的就是让我阻止你和司马桌行在一起……….他说,他已经想开了,他愿意收你为义女,把家产分给你三分之一………….”

姑姑一直在观察着景珍的脸色变化,一直小心翼翼的轻声慢语的说着。

“三分之一家产?哼,哈哈哈,没有了幸福,没有了司马桌行的爱情,我要那么多的钱和谁分享?我不要,我不稀罕他的臭钱……….他好卑鄙无耻,明明早就知道我和司马卓行的兄妹关系,却一任我们在一起,迟迟的不和我们说明,他好龌龊好可恨………简直罪大恶极。”景珍恨极之下,悲怒交加的斥责着,脸上的颜色一会儿赤红,一会儿惨白,一会儿铁青,俨然是恨到了的样子。

“珍儿,你……….你要想开呀………..你要怨就怨姑姑吧,是我对不起你,是我害了你……….”姑姑担忧的泪水直流。

“怨你?我当然怨你,我现在还很恨你,恨你为什么生了我,就算当初生了我,为什么不一把掐死我,干嘛叫我长大,叫我认识了司马桌行,叫我陷在这万劫不复之地,我恨,我恨……….”景珍怒目相向的望着姑姑,泪水肆虐的在她的脸颊上飞流,她一转身,拉开门,狂奔着跑了出去。

重庆市中医院
佛山市南海区妇幼保健院
郴州哪家癫痫病医院好
治白癜风医院哪好
潍坊白癜风如何治疗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