育儿

格瓦拉的悲情不以成败论英雄但物竞天择适者2019iyiou

2019-05-14 18:58:37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微影裁员、调整业务,格瓦拉暂停销售团体电影票业务,随着越来越多的媒体报道,猫眼和微影的合并已经成了板上钉钉的事情。

昨日,格瓦拉内部员工向媒体透露,上周五临时接到通知,猫眼电影即将收购格瓦拉,因此暂停了格瓦拉点卡的销售。

有媒体报道称,微影旗下的娱票儿和格瓦拉将被并入猫眼,届时,猫眼电影将获得、的票务入口支持,猫眼电影CEO郑志昊将出任新任票务平台的CEO,微影CEO林宁出局,而新猫眼可能于明年上市。

从微影到猫眼,不断换东家的格瓦拉可能成为这场并购中的牺牲者。而曾掌握主导权的微影,也因林宁放弃收购猫眼的一念之差而失去优势,从并购方成为被并购方。

合并结束后,票务市场将重新洗牌,从三国杀进入新猫眼与淘票票双寡头时代。而在猫眼与微影的整合期,淘票票更有可能弯道超车,所以,接下来无论对新猫眼和淘票票哪一方来说,都是场硬仗。

格瓦拉的悲情 不以成败论英雄,但物竞天择,适者生存

在此次猫眼和微影的合并过程中,格瓦拉或将成为的牺牲方。

在2011年电影团购站争霸的一年,格瓦拉以情怀取胜,迅速扩张,在国内市场占有率一度达到20%以上。但后来和盛大合作,拓展体育场馆售票、演出票等业务失利导致资金链吃紧。

后来格瓦拉还在按图索骥时,依托平台优势的猫眼和微影在资金和资源上很快超越了格瓦拉,迅速占领市场份额,而乱了阵脚的格瓦拉难以跟进票补大战,以失败告终。

2015年12月17日,微影时代正式宣布与格瓦拉合并。名为合并,实则格瓦拉是为了挽救品牌倒闭,低价卖出,而对于微影来说,得手的是格瓦拉的品牌优势。

根据易观智库统计,2015年第3季度,中国电影票务市场竞争格局中,猫眼电影、微票儿、格瓦拉电影分别以26.73%、15.80%和12.17%占据中国电影票务市场前三位。当微影时代与格瓦拉合并之后,两者市场份额加起来已近28%,超过了一直领跑的猫眼电影。

但预想的并购后1+12的美梦并没有实现。据易观智库统计,2017年第1季度,前四大票务平台猫眼电影、娱票儿+格瓦拉、淘票票、百度糯米的市场份额分别是26.41%、21.58%、20.06%、13.74%。

现在猫眼与微影合并在即,和滴滴、快的、Uber的故事一样,格瓦拉的结果很可能就是品牌消失。

7月底开始,格瓦拉暂停了签到积分,答题红包以及彩票房的活动。而上个月微影近千人的裁员中,不少格瓦拉老员工被裁。

此外,格瓦拉与中国电影资料馆的合作也宣布告终。电影资料馆称9月7日以后的票务将改为线下售票,据一名资料馆工作人员透露,资料馆正在洽谈与淘票票的合作,让线上购票重新上线。

对于格瓦拉而言,文化产品的特色做得很是出众,很多用户也不以成败论英雄,但不管是互联市场还是电影行业的准则仍是物竞天择,适者生存。格瓦拉无BAT巨头支撑,也无价格优势,自然无法适应市场的游戏规则。

林宁的一念之差 微影把主动权拱手让给猫眼

满城都是猫眼微影合并声时,猫眼相关利益方光线传媒与光线控股于2017年9月4日在北京签署了《股权转让协议》,以9.999亿万元人民币为对价受让光线控股持有的猫眼文化11.11%的股权。

简言之就是光线上市公司从光线非上市公司导过来了11.11%猫眼的股权。光线公告称,本次投资完成后,光线传媒持有猫眼文化30.11%的股权,光线控股持有猫眼文化47.02%的股权。

王长田的这次投资,和猫眼的盈利不无关系。光线早前就发布公告称猫眼2016年度营业收入约为10.32亿元,2017年月的营业收入约为10.20亿元;净利润分别为净利润约-1.09亿元、7312.57万元,已经实现扭亏为盈。

而在猫眼和微影的关键谈判时期,猫眼的盈利无疑为自己增加了筹码。此外,从去年5月至今,猫眼的估值也在不断上升。

去年5月,王长田用23.83亿元的现金和价值23.99亿元的光线传媒股票,换来了猫眼57.4%的股权,猫眼电影的估值达到83.31亿。

今年8月,光线控股以17.76亿元购买上海三快科技有限公司持有的猫眼文化19.73%的股权,该次交易完成后,猫眼文化的整体估值为90亿元。现在光线以近10亿增持猫眼,则再次坐实猫眼90亿元的估值。

相比之下,微影在去年C+轮融资后,估值约20亿美元。但随着D轮融资失败,微影的估值很可能会降低,这也是微影在谈判上的不利条件。

市场在猫眼和微影这一并购案中似乎也更看好猫眼,自并购消息基本坐实后,光线的股价一路提升,已经从谷底的7.84元/股上涨到昨日晚间收盘的9.21元/股。

综合看来,在这桩并购上,猫眼现在是顺风玩家,但其实在猫眼被美团剥离寻求买家的时候,林宁还是占主导权的,但却是王长田拿下了猫眼,除了资金的问题,其实林宁也有自己的顾虑。

林宁当时认为,收购猫眼之后,原本三家票务站斗争就变成了两大寡头竞争,需要直接面对淘票票,而两个大公司的整合往往需要很长时间,这段时间会形成窗口期,有可能淘票票会趁虚而入。

林宁曾经在内部说过,当时他是有机会收购猫眼电影的,就差他签字了,只要一签猫眼就合并过来了。微影时代员工称。

票务平台战况瞬息万变,现在的林宁,已经优势无多了。林宁一直以来坚持去腾讯化,为摆脱单一票务业务掣肘而不停布局影视全产业链,但在电影市场寒冬下,线放得太长,却鲜有成效。

而去年,微影时代一系列的保底发行也受到了挫折。其3.2亿保底《致青春2》(票房为3.38亿)、9.2亿保底《盗墓笔记》(票房为10.04亿)、10亿保底《铁道飞虎》(票房为6.99亿),前两次保底勉强过线,《铁道飞虎》则不达林宁所说的8亿保本线。今年,其参与投资的派拉蒙大制作影片《攻壳机动队》和《变形金刚5》票房也都不及预期。

从并购到被并购,现在的微影逆风局势基本已定,在这场即将浮出水面的并购案中,猫眼已经占据了完全的主动权。

票务平台新格局 从三国杀到双寡头时代

百度糯米还没退出时,林宁曾有过这样的判断,现在谁也打不死谁了,四个人打牌,只是市场份额大小的变化。如果变,可能就是并购或者整合,牌桌上只剩下两个人,具体是哪两个还不知道。那么现在来看,剩下的这两个已经很明确了,那就是新猫眼和淘票票。

《财经》对猫眼微影合并方案的解读中指出,微影时代票务业务与部分赚钱的资产将与猫眼电影合并,完成后猫眼电影将主导合并后的新公司,猫眼电影CEO郑志昊出任新公司CEO。

如此看来,在猫眼和微影这两个儿子中,腾讯还是放弃了微影。此前,猫眼和微影都有接入腾讯的我的钱包业务入口,但微影的娱票儿是一级入口,猫眼为二级入口。但虽然娱票儿占据入口优势,三年间市场占有率并没有显著提高。

现在腾讯二选一扶持猫眼,光线增持猫眼股份,两方的思路都在逐渐清晰。而随着猫眼和微影合并尘埃落定,国内票务市场将迎来更加激烈的AT寡头之争,即新猫眼与淘票票。

淘票票作为阿里重要的经营资产,是阿里在互联宣发业务的重要战略之地。去年5月,阿里影业通过战略投资者出资,为淘票票进行了17亿人民币的新投资,声称要确保淘票票在技术、人才和资金等各个方面拥有行业竞争力。

为了助攻淘票票抢占市场份额,阿里影业去年一年净利润超过9亿的亏损,但阿里仍表示,将继续加大对淘票票的投入。

淘票票现已先后接入了高德地图、优酷视频、UC头条等移动端APP。俞永福对淘票票的定位是电影领域的媒体平台,能够通过大数据帮助更多的内容方通过这样的平台进行营销。

而这一战略显然已有成果。暑期档,淘票票压中了《战狼2》这个爆款,作为《战狼2》的互联联合发行平台,淘票票除了大量票补采用价格优势外,还整合了阿里体系的渠道资源实行线上的营销,平台联动拓展,助阵《战狼2》拿下了55亿多的票房。

暑期一过,淘票票应该就是行业了,一位宣发行业的人士此前称,事实也确实如此。

易观智库于8月30日发布的《2017年暑期档电影市场观察》显示,今年暑期档(月)淘票票以30.94%的市场份额,猫眼和微影旗下的娱票儿分别以29.72%和21.84%紧随其后。

林宁曾因顾虑合并整合期会被淘票票趁虚而入放弃并购猫眼,但在淘票票的持续进击下,猫眼和微影还是选择了抱团取暖。终两大票务平台还是要迎来整合期,这或将成为淘票票弯道超车的机会,也是新猫眼不可避免的局面。

合并结束后,票务平台的游戏桌上就只剩新猫眼和淘票票两个玩家了,新猫眼背后站着腾讯和光线,淘票票倚仗着阿里,竞争无疑会更加白热化。

生产商
人工智能汇总
2011年苏州智慧物流上市后企业
分享到:
  • 友情链接
  • 合作伙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