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

异界深渊术士

2019-07-26 20:04:5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火光从远到近,渐行渐近。在晶莹的淡黄色火晶灯下,显出两人的身影,那两人身形有点驼背,像是背着一个小小的乌龟壳,而且那耳朵细小,带点绒毛,似蝠耳。看起来和一般的人并不太相似。这两人正抬着一根棍,棍子上正绑着一个麻袋。一摇一摆,前方的怪人举着火晶灯,在路上行走。(注:火晶灯,炼金产品。火魔晶混合着火烙丝制作而成。)两人走到坡边的大石处停下来,前方的怪人率先道:“等等,在这里歇一下。”两人把那个麻袋一扔,麻袋从中传来一声‘啊!’的叫声,清脆好听,是一个女人声音。两人听着相互看下,嘿嘿一笑。一个人道:“这小妞挺漂亮的,如果我能……”,另一个还没等他说完,却是立刻喝道:“找死,这也是我们能享用的吗!”“这是送给杰罗姆少爷的贡品。”“唉…”陈亮听着这两人的说话,便明白过来。‘哦,原来是两个大胆毛贼,居然拐卖少女。’‘这种可恶的事情都做得出,看来这英雄救美的狗血情节不做都不行啊。’‘英雄嘛,当仁不让了。’陈亮慢慢地伏下来,尽量低,慢慢挪动,贴身在一个较近的灌木丛,打量起眼前这两人。这两人确实生得有点奇怪,驼背,兜风蝠耳。陈亮依然等待,细细观察,略微有点忐忑,心想:难道这两个家伙是妖怪。此时,那两人靠在石头上,歇息着。只见耳朵显棕色,略细的怪人有点急躁道:“还是赶快上路了,早点给杰罗姆少爷送去。”另外一人,耳朵略大不少,呈黑色耻笑道:“看你这猴样,还想在杰罗姆少爷表现。省点吧,我们只是伯爵家的低等下人。”“你,你这家伙就是活该挨饿!”细耳气道。陈亮一听,看起来眼前这两个家伙是打算走夜路的样子,看来不能拖太久。心想:必须干掉一个,然后在和另一人拼命。有点冒险,而且这冒险不是为了自己,有必要吗?低等下人?伯爵府!实力应该不高吧。正当陈亮犹豫不决之际,那黑耳的人接着道:“别生气了,我就随口说下,你看这是什么。”。随后,黑耳拿出一根长长棕色的‘小棍子’,得意得在细耳面前一晃。那个本来正发着脾气的细耳看到那根‘小棍子’眼睛一亮道:“魅魅香,好东西,给我。”细耳一手抢了那根叫魅魅香的‘小棍子’后,立刻取出火折子,点着。深深得吸了一口,相当愉悦地呼出一口。烟雾飘渺,随后闭上眼睛,身一侧,躺坐在地上。此时,吸了魅魅香的细耳正好刚好背对着陈亮。本来犹豫的陈亮。一瞬间就当机立断。心中低喝一声:好机会。从灌木丛中鱼贯而出,低伏着的身子,一个瞬步,便直扑向那个男子身后,手中船刃,手起刀落,一刀砍向细耳的脖子,鲜血都没有飞溅而出,刀锋就已经穿过。细耳的人头,一滑,滑向黑耳的身上,刚好被他捧着。黑耳一呆,随后一惊。一刀黑亮的刀锋已经架黑耳的脖子上。“别动。再动,剁了你。”“说你是什么人?叫什么名字?家住在那里?杰罗姆少爷是谁?”黑耳拿着那死人头,瑟瑟发抖,颤道:“小人叫艾塞亚·本尼迪克特,我是福克纳伯爵的家丁,住在魅兰城主堡中,杰罗姆少爷是劳伦特伯爵的三儿子。”“我这是被派到茉莉镇收取贡品的。我只是听候吩咐的小人物,大人你别杀我啊!”“贡品?什么贡品,那个麻袋吗?”陈亮问道。“是,是的。大人喜欢得就能拿去吧,这贡品还是处子。”黑耳本眼前如此锋利的刀刃架在脖子上,根本不敢动,也不知道陈亮长得是什么样子。“一个问题,你的耳朵为什么为什么这怪怪的,居然生毛。”“我的耳朵本来也是很漂亮的,但卖身到伯爵府后,耳朵就变成这个样子。”“什么?!一个问题!等等…”这个伯爵家丁慌忙回答,似乎醒悟,一惊道。毫不犹豫一刀切下,眼前这怪人也身首易处,再也没有声息了,只余下鲜血依然流淌。陈亮才不想留下他,其中听到对方是什么伯爵府。陈亮便下定决心宰了这人,自己实力弱小,得罪这些地方势力并不是什么好事情。不过得罪了,也要干净利落。一个死人头被黑耳捧在手上,陈亮看着恶心,狠狠地一脚踢飞。看到地上有些烟雾的棕色‘小棍子’,随手捡了起来,打量一番。这是什么?难道是雪茄,样子挺像的。陈亮一嗅,便发觉自己有些轻微迷幻。看来是眼前这东西有很重的致幻性,近似毒品。陈亮蹲下打量了那火晶灯,发觉这东西其实和自己的光棒子差不多的东西,能散发淡淡的光亮。此时,那麻袋轻轻一动。陈亮才回过神来,意识到袋子中还有一个人。走近,想着打开麻袋。正当此时,陈亮解着麻袋,一到声音淡淡地响起。“外来人,胆子不少啊。”陈亮停下手,心中一惊。侧起头,沿着声音的方向。发觉一人悄无声息的站在不远处,一米八九左右的身材,毫不费力背拖着一头灰色皮毛的壮硕的丛林狼尸体。左边黑褐色的耳朵尖长竖起,左边脸完全扭曲,像严重抽筋一样,偏向耳朵位置,使得左眼变得狭长。两眼大小不一,另外一个耳朵却是正常人的耳朵。陈亮缓慢站起身来,眼前这个家伙不仅样子让人惊讶。隐隐透露出来的实力也是让人一惊。那近两百斤的三级魔兽丛林狼尸体,就这样被他随意地单手背着。“虽然,这两个饭桶让你宰了也没什么。但是这让我很难向杰罗姆少爷交代的,不是吗?”左耳怪人咬破丛林狼的喉咙,鲜血狂涌而出,只见他张大嘴,大口大口地喝。一会,才随手扔掉身上的丛林狼尸体。在地上的火晶灯映照下,左耳怪人满脸鲜血,样子越发狰狞。“所以嘛…”左耳怪人一突进,执着拳头便冲到陈亮近前。速度迅捷,劲风四溢。看得陈亮眼前一缩。后滑步,左手执着船刃,便使出狂风基础刀法第三式——风啸斩,迎击对方拳头。陈亮也是危急下,活学活用。刀的确是易上手,此前和一群海盗也会会一些皮毛。风啸斩,倒也是简单。相当于拳道中的直拳,这一式认为和拳道有着非常相似的特性,陈亮完全发挥其中十成十的威力,以一重寸劲打出。此刀凌厉有力,劲道近四百多斤。其上半身胸肌和手臂在寸劲下,发挥出超越正常二百多斤的力道。如此凌厉一刀,陈亮预想对手必然避开锋芒。随后自己再接上拳脚虚晃,以刀为锋,以拳为辅,打倒对方。但是左耳怪人盯着陈亮,狞笑着。毫不退避,那拳头依然毫不避让地狠狠砸向陈亮的刀锋。打得陈亮刀锋顿挫,倒退数步。陈亮感到左手虎口剧痛,微微颤抖。陈亮盯着这家伙,心中惊异万分。‘这厮居然敢用拳头接着自己的刀锋,而且那劲道起码达到六百斤以上。’左耳怪人也不追击,低头打量着自己灰色角质的拳头。那拳头程亮,像生长在外的骨骼。那骨质的拳头处,依然有一道细非常细小的微痕。“小子不错嘛。短短数天,就学了点皮毛了。不过还差得远呢!”“接下来,可是要不留情了。”“我要宰了你。”声音如寒附骨,听得陈亮一凛。深深吸一口气,全神贯注盯着眼前这怪家伙。拳头如势而至,重重便抡了下来,非常直接,比之前那拳又要强上数分。如此力势,陈亮根本不敢再次用刀去正面抵挡。身体向左一滑,狂风基础刀法第七式——扬风击,自下而上,从左侧斩向怪人的手臂。身子也跟着急速向左转。左耳怪人拳头随手拍开陈亮的刀锋,右手紧接着一拳头追袭而来,好不霸道。陈亮也是超乎异常地发挥,在这生死关头中,心中没有一丝害怕与恐惧。隐隐觉得内心一股莫名的躁动浮出,面色潮红,带着难以抑制的兴奋,淡淡嗜血的渴望。第十式——破风斩,霍然挥出。刀锋略低于对方手臂处,斜斜飘过。如果说扬风击只是一招用于闪避的虚招,那么破风斩就是实打的横斩,更是用到了腰间的力道,配以寸劲,比风啸斩威力也是强上数分。短短一刹那,两人便交错中,换了位置。一丝鲜血从左耳怪人的右臂中流出,滴落在地上。只见他嘿嘿冷笑,举起手臂,往伤口一舔。“嗯!不错,再来。”</p>

朝阳治牛皮癣研究院哪好
来宾治疗男科的专科医院
邵阳癫痫专科医院哪好
阳泉性病治疗医院
玉溪宫颈炎症状都有哪些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