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食

有我138百三十八章林小沫的心思

2020-01-24 08:06:13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有我 138 百三十八章 林小沫的心思

耳边气流,狂暴呼啸。

身影极速下坠。

纪小宁看到山脚区域的险情,天地间,正有大量异兽群集结,如同天地洪流,汇聚一股,开始要冲击脚下大山,险象环生。

山腰区域,同样异兽如海,漫山遍野都是异兽那巨大身影,正在疯狂围攻阵法。

时不时有阵法光芒,明灭闪动之间,一座座阵法被攻破。

阵破人亡。

这一刻。

半空中,纪小宁眸光浮现一抹冰寒之色,他悍然出手了。

“死!”天地,响起冰冷声音。

一道道千毫,一枚枚金光电芒狂躁闪动的金色雷球,从纪小宁手掌之中,如小小金阳,升起,由高空激射而出,迅疾无比,带着金色流虹,几乎就是刹那杀至,落入一群群异兽之中。

瞬息,万千金色针芒暴动,金光耀耀,璀璨夺目,竟如金色太阳爆炸,万千针芒,就如朝阳在天地初开时所迸射的万千金光,金辉灿灿,带着令世人所敬畏的神秘、神性、神圣气息,勾动天地,引发巨大杀机。

所过之处,异兽成片成片倒地,击毙当场。

裸_露出被兽潮吞没的脚下山岩地面,形成大量的圆形真空地带。

嘶!

齐齐倒吸凉气声音,所有看到这一幕的人,身体猛地一颤,心头狠狠抽_动了下。

“这…这手段……”

纷纷睁大眼睛,人人震骇。

被击毙倒下的异兽,可是有三阶异兽,有四阶异兽,一出手,就是上百头异兽毙命,短短几秒之间,杀戮过千头。

这种秋风扫落叶般的强横杀伐手段,可是连辟海期强者,都未必能够做到啊。

简直就是横推了。

此时,一座座陷入险境,眼看就要马上被异兽群攻破的阵法,或军事设施,在千毫之下,万千金芒迸射之下,纷纷被救。

前一刻,还身陷绝境,自知无法抵抗住兽潮,心灰意冷的参战人员……

下一刻,突然愕然发现,身前远处,突然爆闪起一道绚丽灿烂的万千金光…不到一秒之间,原本围攻自己等人的兽潮,齐齐毙命,倒地,神情一愣,有些呆滞,不知所措。

林小沫一边与钱晋宇、袁传浩等人,奋力搏杀一头头异兽,一边时不时关注向天上那道,正朝自己这边快速下坠的身影。

就在这时,她看到,对方出手了。

山腰处,金光闪耀,一座座岌岌可危的阵法,军事设施被救。

那身影,就如天地战神一般,狠狠冲击着所有人的心灵。

忽然。

她美眸大睁,她看到,随着对方不断迅疾出手,击杀异兽,时不时变换方向,就在这时,一张淡漠,无情,带着杀伐果决的坚毅侧脸,映入林小沫的一双美眸之中。

“纪小宁!”

这一刻,林小沫的身体,如触电一般,身体猛地一颤。

她目光睁得大大,粉色小_嘴大张,脸上表情吃惊,骇然,不敢置信,狐疑之色,复杂莫名。

林小沫的一双剪水秋瞳的漂亮,清澈美眸,死死盯着那张既熟悉,又陌生的淡漠,淡然侧脸,想要极力看清对方的全脸。

“什么纪小宁,林小沫,你看到纪小宁了吗?他在哪里,难道他也有来参加这一次大战吗?”钱晋宇气喘吁吁,连续高强度战斗,体力已经达到极限,面色极其苍白。

此刻的他,全凭一股活下去的信念撑着,才不会脱力瘫倒在地。

但大战一结束,高强度的战斗一停下,钱晋宇坚信,他的身体会累垮,严重脱力,昏死过去。

“即便纪小宁有参战,应该也会以古宗修炼馆的名义,出现在第三梯队的江市所属大山吧?我们能够出现在第二梯队的西州市,还是因为我们这些丹药师世家,与西州市的丹药生意许家有几分关联,这才受到许家人关照,跟随许家人高手参战,有许家高手保护我们。”

袁传浩惊咦说道。

其余二代们,同样是目露疑惑之色。

林小沫不言不语,没有解释,她一边战斗,一边,双眸却在死死盯着天上正极速下坠的狂影。

刚才只是惊鸿一瞥,因此袁传浩与钱晋宇等二代们,并未留意到天上正极速下坠身影的侧脸。

他们见林小沫的目光视线,是在死死盯着天上那位强援者看,难道纪小宁在头顶上空?但那里,只有一道身影,是军方派来的强援,于是也抬头看去。

从数百米高空坠落,需要十来秒左右时间,此刻,对方距离地面,已不足百米。

还在极速坠落。

就在这时。

天上身影,转过身,一道千毫,激射向离他们不远之外,千毫落地,爆发出炽盛金芒,瞬息,正围攻他们的异兽,齐齐毙命倒地,留出一圈真空地带。

手段强横,霸道无匹。

“纪…纪小宁……”

“他…他,难道真的是纪小宁吗……”

响起惊呼,袁传浩等人只觉脑海空白,有如雷霆激荡心神,忘记了思考,忘记了呼吸,忘记了战斗。

完全懵住了。

呆愣愣的傻傻站着不动。

他们头皮炸起,一根根汗毛倒竖而起,因太过震撼,差点咬到舌头,一时间无法接受眼前一幕,都感到头晕目眩,好像这一刻,整个天地都颠覆了一般。

林小沫的反应,与别人差不多一样,但目光中,却多了几分与众不同,以及复杂神色。

她是在场中,与纪小宁接触多的人。

从药剂师协会的考核,再到聚餐,再到对方坐她车,送对方回古宗修炼馆。

纪小宁在她眼里,是温煦,阳光,以及个性、自信,如邻家男孩般的温和开朗。

但此时此刻,那道天上身影,却是一脸的冷漠,淡然,出手之间,是杀伐果决无情。

目光中,杀意充盈,强势而凌厉。

这种冷漠,杀伐果决,淡然、平淡至极的目光,与异兽战斗的目光不同,是经历过某种蜕变之后,才会有的平淡目光,因为,这种目光,她就见过。

这是杀过人才该有的目光。

而且不是杀一个,两个,甚至是杀人如蓺,才会有这样杀伐果决之间,淡然、平淡至极的目光。

与平和之人,同异兽战斗时的目光,完全不一样。

这种目光,林小沫异常熟悉。

因为…她就见过,她爷爷作为天行省负盛名的天才丹药师之一,又是天行省丹药师殿堂的几位高层之一,身边自然从不缺乏强者跟随,其中有佣兵,有一方霸主,但也有杀手出身,不乏各种形形色_色人物。

“你…到底是不是纪小宁……”

“你…真的杀过人吗……”

“这一个月里未见,你到底经历了什么,为什么,你的身上变化会这么大…从普通的高中生,变成杀人如蓺……”

林小沫身体颤抖,在她心中,无法抑制的升起想要一问究竟的强烈冲动,你,到底是谁。

林小沫目光坚定,看向天上身影,她一定要问清楚。

此时。

天上的那道天地狂影,轰然落地。

轰,土石崩裂,山岩深深下陷,声势浩大,各种碎石,乱石,朝四周迸射,吹刮起漫天尘土,剧烈的气流,卷飞起大量落叶、枯枝、小石子,噼里啪啦狂击向周围。

他,就落在离林小沫不远外的几百米处。

四川省生殖医院在线咨询
京都儿童双胞胎口腔科
贵阳癫痫权威医院
北京专门治白癜风医院
营口治疗包皮过长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