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食

综一品刺客

2019-07-27 12:06:5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张无忌次见到李大力的时候,正是中了玄冥神掌意识不清之时。他与父母在冰火岛里呆了十年,才刚刚尝到外出的喜悦,现实就一棍子打下来,将他的美梦击的支离破碎。那些看上去风度翩翩的武林侠客一下子变得面目可憎起来,每一个人都在逼迫自己的父母讲出义父的下落。甚至,他都不敢去看太师父,这应该是太师父的寿礼,却被他们搅合成了这个样子?迷迷糊糊中,张无忌似乎是看见了太师父一脸急切的对着一个男人喊着“前辈,请您救救无忌。”不,太师父,您不用为了我去求别人。无忌受不起!张无忌想要自己清醒一些,然而剧痛伴随着忽冷忽热的双流,将他的神智拉入了黑暗之中。张三丰抱着张无忌几乎要老泪纵横,边上几个弟子连连劝慰,却也帮不了多少忙。在师父寿辰之际,他们本该高兴十年未归的师弟带着妻儿回来了,然而没想到喜事转眼变丧事,一下子弄出这么多事情来。李大力来的有点晚了,没有赶上好时候。张翠山和殷素素都死了,张无忌也中了玄冥神掌生死不知,整个场上的气氛都不是很好。那些来访的宾客也一个个弄的有些尴尬,在武当山的地界里当着人家掌门的面逼死了对方的弟子,不管这道理怎么说,他们都有不对的地方。在这种情况下,李大力的到来就显得有些引人注目了。他身上穿着一身上等的丝绸袍子,衣服上的山水花鸟栩栩如生。可是这样浮夸的衣服穿在他身上,却显得格外的沉稳。他本人也不过看上去三十来岁,然而等到他一进来,张三丰和灭绝师太这两位掌门的脸色一下子就有些变了。“多久不见,前辈安好,贫尼就放心了。”灭绝讪讪的握着倚天剑行礼道。当年孤鸿子师兄还在的时候,她就见过李大力一次。孤鸿子师兄对他毕恭毕敬的,连带着灭绝也受到了影响。加上对方乃是师祖郭襄的友人,武功深不可测,当今天下无可匹敌。灭绝虽然自恃身份,但是在李大力面前,还是个小辈。小辈见了长辈,自然是要行礼的。只是灭绝的这个举动,算是惊掉了在场大多数人的眼珠子。这可是灭绝师太啊灭绝师太,听名字就知道她有多么不近人情了。凡是在灭绝手里吃过亏和她打过交道的,还有峨眉派的一些个弟子,都忍不住擦了擦眼睛,怀疑自己是不是认错了人。灭绝成名以来,就算是面对着张三丰,也没有见她怎么服过软的。然而那个来访的男子只是矜持的点点头,并不对灭绝的行为做多少表示。随后,他们便看见张三丰抱着张无忌一脸欣喜的看着那男子,请他救救张无忌。……是世界变化太快了么?张三丰的辈分可比灭绝高多了,如今已经一百岁了,他见了也要喊前辈的人,到底是什么来路?一些历史悠久的们忽然想到了一个可能。返璞归真。只有在很久以前的门派志里才会记载,在很久以前,江湖中人才辈出,一些人能够吸纳天地元气,青春常驻,延寿千百载,破碎虚空而去。好吧,他们一直都当做笑话来看的。很多门派都有类似的东西,企图给自己捏一个来不得的来历,就是出个仙人什么的。然而江湖武林的人才越发稀少,能够自创武学的百年来只有这么一个张三丰,剩下的还在为前人留下的各种秘籍争来抢去,别说是破碎虚空,连宗师级的高手代表着什么都很少有人知道了。而张三丰到底有多厉害,没有人知道。以张三丰如今的地位和辈分,谁敢在张三丰面前放肆,就要被群起而攻之了。“无忌是谁,你怀里的那个孩子么?”李大力看也没看其他的人一眼,径自说道。“前辈,他中了玄冥神掌。”张三丰口气里带着些许愤怒,“他是我徒儿翠山的血脉,如今不过十岁。我虽然能够化解玄冥神掌的真气,但是想要护住无忌的经脉,可就难了。”李大力闻言叹了口气,“你将武当山看的太重了。”张三丰脸上露出些苦笑,“人在俗世,身不由己。”他可以超脱,却没法放下自己的徒子徒孙们。张三丰是经历过战乱的,见识过太多妻离子散的悲剧。他没有成亲,却乐意自己的徒弟们成亲,享受家庭之乐。李大力曾经邀请他退隐江湖,但是乱世将至,他怎么能放下武当山的一切离开?他怎么能看着自己手把手教大的徒弟们一个个到了白发人的年纪送黑发人?到了这把年纪,他才算明白昔日郭襄为何不愿意突破死去,因为一个人在这样的世道里活着,实在是太过孤单!身不由己四个字还是触动了李大力一番。若他没有在五国的记忆,并且确信自己破碎虚空一定能够回去,恐怕他也坚持不到现在。“好罢。”李大力点点头,轻轻的将手覆盖在张无忌身上。张无忌苍白的脸色很快就变得红润起来,呼吸声也渐渐平缓。“他根骨不错,你可以慢慢教他。”只是这个孩子亲眼见到父母惨死,日后也不知道会变成怎样一个人?在前世的世界里,李大力对于张无忌这个人实际没有怎么听说过。大约是他不太适合这个江湖。“今日是你的寿辰,礼物我已经送到你的房间了。”李大力笑着拱拱手,“我就先失陪了。”边上那些武林人士看见他露的这一手几乎个个眼睛在放光,他可不想留在这里陪这些小辈聊武功。说完,李大力便恍如一阵清风,瞬间离开了此处。“这世上还是如此武学?真是长见识了!”“到底是何方高人,我怎么从未听说过?”“天下之大,高人辈出,岂是你我能够看得清楚的?”……武当七侠们偶尔也见过李大力几次,此刻见到他来了心里也有些安慰。俞岱岩的腿已经不能行走很多年,师父也毫无办法,若是李前辈的话,或许还有办法。他们都知道俞岱岩的性子,肯定会将张翠山和殷素素的事情揽在自己身上。唉,既然无忌没事了,不如就让无忌跟着俞师弟罢,这样一来,师弟也不会那么钻牛角尖了。对于殷素素这个人,武当七侠们的感觉还是有些微妙的。李大力离开之后,特意去看了看沈万三。沈万三年纪还小,现在正在掌管后勤事务,加上他心思不在学武上,也没有闯荡江湖的想法,便没有露面。此刻武当七侠和张三丰都在为了张翠山之死伤心,这剩下的杂务自然是落到了沈万三身上。李大力在暗地里悄悄的看了看,觉得这人天生就应该是个商人,随机便又无声无息的离开了。至于俞岱岩的腿,其实要治好也挺容易。张三丰也听从弟子们的意见,让张无忌跟着俞岱岩学武,和宋青书一道做个伴,便这么留了下来。随后不久,张无忌和张三丰说起了冰火岛的事情,由俞岱岩带着张无忌一起悄悄的拿回了屠龙刀。之后,张三丰召开了武林大会,当着众人的面将屠龙刀放进了火炉里,毁的一干二净。灭绝师太虽然心疼九阴真经和武穆遗书,但又不好当面说出来,又被李大力警告过,自然不敢动弹。不过李大力看在郭襄的份上,还是好心教导了灭绝一套剑法。那倚天剑也称得上是神兵,在灭绝手里却没发挥什么威力来。灭绝早年的心性还是不错的,只是孤鸿子一死,她便心如止水,人也变的越发的狠毒,大好青春就虚度在了峨眉山,连带着武功的进境也慢了下来。如今她得了李大力指点,武功更上一层楼,对付明教教主可能不太行,但是对付杨逍还是没有问题的。只不过私人恩怨还是不要牵扯到峨眉派才好。灭绝也是个狠人,当即便换了俗家衣裳,看上去不过是个普通的美貌妇人,一人一剑就上了明教总坛,找那杨逍麻烦去了。后来听说杨逍被砍断了一臂,废了武功,又被灭绝大骂了一顿,便没有然后了。孤鸿子是被杨逍气死的。灭绝便废了杨逍的武功,让他也尝尝被人气死的滋味。又过了两年。殷梨亭和纪晓芙成亲,很快生下一个女儿,取名不悔,偶尔外出游历救了一个渔家女周芷若,由纪晓芙带回了峨眉山。张无忌和宋青书年少成名,后来一同抗击蒙古去了。李大力看见自己熟悉的那几个蒙古朋友一个个老去,张三丰也在二十年后终老,这个国家终于再度改姓。可是李大力想,自己应该已经等不到陆小凤西门吹雪他们出生了。他要回去了。回到那个有着师父师兄,有着无数好友,还有着他家阿黑和阿火的五国里了。

百色白癜风的医院
湖州医院治白癜风好
庆阳治白癜风专科医院
新乡哪家医院治疗癫痫
玉溪检查妇科免费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