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

魔族古武学院 第十九章 石壁雪松

2020-01-16 21:05:3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魔族古武学院 第十九章 石壁雪松

清秀镇的夜晚寂静无声,皎洁的月光,透过薄薄的云层,夜空与与那一眨一眨的星星相辉映!

镇上,杨家书房中,杨飞舒适的坐在一张极大的木椅上,左手拿着一个透明的水晶杯,举杯一仰头,将杯中的酒一饮而尽。

‘啪’的一声将杯子又放回书桌上,拿起一个外表陈旧古朴的酒瓶,又给自己有重新倒了一杯。

杨飞有些感伤的道:“几年来,秀儿与木头可从来没有离开过我身边这么长时间,不知道她们现在怎么样了!”

菲利斯坐在对面书桌的对面,同样拿着一杯酒,微笑道:“杨兄这是担心秀儿了?关心则乱,秀儿本身武道天赋不错,只是缺乏历练,况且她身边除了木头,还有很多人陪着,不会有什么事情的?杨兄但可放宽心好了!”

杨飞眼神有些迷惘,陷入回忆,悠悠说道:“秀儿这丫头,性格随她奶奶,心地太善良,怜贫惜弱的,眼中看不得不平之事!唉……我倒是希望她有时候能看开一些,有时心狠点并不是坏事,反倒是少了不少麻烦事,能平平安安过上一辈子。荒原大陆向来都是以武为尊,能者居之,所谓成王败寇,人心越软,越放不下,就越容易受到伤害!”

菲利斯点点头道:“相比之下,梁木头做事就简单直接多了,这小子完全不拘礼法,不受限规矩,也不是什么心慈手软的君子作风,加上他惊人武道天赋,这样的人,以后不论他能裂土封侯,甚至开疆立业,恐怕都是顺理成章的事。杨兄……你为何不干脆把秀儿嫁予梁木头呢?这样一来,以后有木头照顾秀儿,你就可以放心了。”

杨飞苦笑笑道:“我的确也动过这个念头,但是他俩这几年相处下来,我发现秀儿和梁木头之间似乎只有单纯的姐弟情谊,完全没有其他的心思,如勉强他们在一起,他们也未必会开心。再者,木头这孩子身世神秘,他以后要是想去寻找他的家人,祸福未定啊?……唉……我也不想携恩困住他!硬凑合他们俩姐弟在一起,将来怎么样,给他们自己决定吧!”

“我们查了几年,都毫无音讯,梁木头的家人恐怕不是在燕国!”

“梁嘉是一个命途多舛的孩子,以前受了很多苦,幸好他性子坚毅,总算熬过来了,不好就是有点太冷漠了,什么事情都不太上心!”

菲利斯笑道:“木头性子虽然冷漠,那只是对他不关心的人,对于我们与秀儿他还是真心实意当成亲人看待的,就凭这一点这也就够了!在荒原大陆,那些真正古道热肠、善良忠厚、乐善好施的正人君子们,有几个能有好下场的?能得以善终的?古往今来,能成大事者,无不是杀伐果断,能谋善断之辈!牵绊太多了,未必是什么好事!”

杨飞笑了一下道:“你倒是挺看好木头的,把他什么缺点都成优点了!”

“也不尽然,如你所说的,他的身世以后会带来什么?还不知道,明年木头去燕京,我们是不是未雨绸缪?给他另起一个名字?再他给编撰一个完整的身份!”

杨飞想了一想道:“等他回来,再让他自己决定吧!”

……

……

温家天皱紧眉头,作为一名醉心医道,以济世救人为医师之责的人,对梁木头的信口开河颇为不满,略带不悦道:“木头小兄弟!人命关天啊,开不得一丁点玩笑!医道符文艰深难懂,博大精深,就算你以前学过一些疗伤符文!你还需要有非常强大的感知去探究他受伤的经脉,才能依据伤情准确的去绘制符文,你确认都可以办的到吗?可不要误人性命!万一酿成大祸,就追悔莫及了!”

梁木头毫不在意,自信满满的道:“嗯!应该没有问题的!”

一边的凌可儿,实在有点看不下去了,上前拉住梁木头的手臂,规劝道:“木头!不要胡闹了!我们走吧,不要给几位前辈们添麻烦了?”

“请等一等!这位木头小兄弟,你……你有几成把握可以为我绘制疗伤符文!”费斯长老说。

在场的众人都愣住了,还真有不怕死了,这费斯长老不会是相信木头可以给他治病吧?

温家天呆了一下,忍不住善意的提醒道:“费斯长老!请三思啊!伤病大事,关乎性命,需小心谨慎啊!”

费斯长老飒然手一挥,毅然决然道:“温兄好意!鄙人都知道,也铭感于心!不过……我有个问题……想问问温兄,一位符文大宗师……我这一生能遇到他的机会是多少?就算遇到了,符文大宗师又愿不愿意为我出手疗伤治病呢?”

温家天闻言,登时神情黯然,沉默不语了。

费斯长老继续脸带悲戚道:“在荒原大陆,符文大宗师都是身份地位极尊贵的存在,一个个都眼高于顶!矮人族的矮人在他们的眼中,不过都是一些身份低下的匠人而已,如同蝼蚁一般的低贱,不值得他们稍为正眼看一眼,又怎么会屈尊降贵的为我治病呢!”

“至于这位……木头小兄弟!我的几位族人……都跟我提起过他,对于木头小兄弟的人品、本领、都不吝溢美之词!吾观小兄弟双目清明,神清气正,不像是信口开河之辈!再说,鄙人身为铁水部落长老,如失去武道修为,成为废人一个,实在是生不如死!倒不如选择相信这位木头小兄弟,赌上一把!成功吾所幸之,失败吾所命也。万一治不好,傷了性命,我也不怪罪于这位小兄弟的!”

听费斯如此说,奥斯长老,菲力,奥力都难过的沉默,曼巴更是忍不住小声的悲伤啜泣!。

凌可儿看到矮人的这个样子,也只能放开了梁木头的手臂。

当年,随着魔界魔族地入侵,荒原大陆的符文与武技的传承都遭受到了毁灭性的打击,大部分符文古文和古武技都消失了,现在一个能够掌握十几二十个符文阵法的符文师,虽然在能力上来说只能算是普通的符文师,但是连这种普通的符文师,也都成为勋贵豪族的座上客,贵宾,可想而知,符文宗师们在荒原大陆享有多么尊贵的阶级地位。

一个强大的符文宗师,终其一生了不起也只专心研究一种类别的符文之术,例如兵器符文、配合光系的医治符文、阵法符文、或者晶核符文等其中一种,像梁木头这般博学强记下几千本符文古书的妖孽,闻所未闻。

梁木头也不多说,叫奥力拿来笔和纸,随意的写下几个药材名字。

奥斯接手过去之后,转念一想,把药单先递给温家天看一眼,温家天看完后点点头道:“这些都是用来绘画符文,增强光系治疗术疗效的药材,只不过……”

说到这里,温家天停了一停,疑惑的抬头看看梁木头。

见温家天不说话了,奥斯很着急的追问道:“不过什么?……温兄,这药方是不是有什么不对劲?请温兄一定要对我们直言相告啊!”

凌可儿,耶里和凌风的心霎时间又悬了起来。

温家天摇摇头道:“奥斯长老,这药方倒不是有什么不对,只是这些药材都太便宜,太普通了!”

奥斯长老愣了一下,问道:“温兄!这药材便宜、普通有什么不好吗?”

温家天耐心解释道:“费斯长老所受伤的经脉,应属十二经脉,十二经脉具有运行气血、联接脏腑内外、沟通上下等功能,无论感受外邪或外伤,都会引起经络的病变,都会极其复杂,就算是精通医道的符文大师来也不一定可以完全准确的感知得到他受伤的经脉,只能大概估算是哪条经脉,如果选择比较珍贵的药材,就可以通过增强药效来拟补感知上的不足!这……位木头小兄弟只用了普通的药材,看来,是对自己的感知和符文医道是十分有信心的!”

所有人又再次把眼光聚集到梁木头的身上!

梁木头很镇定,面不改色的道:“那是当然!不过,治病的事情,我们等一下再说,现在先谈谈条件吧。”

众人齐声惊讶道:“还要谈什么条件?”

梁木头冷哼一声,表情冷峻,很不满意的扫了一眼他们,道:“我给费斯长老治病,拿点诊金不应该吗?你们不会是想白看病!一个金币都不给我吧?”

大家面面相觑,现在大家都处于群狼围困的危难之际,应同舟共济,这小子还有心思要诊金?费斯长老连忙接话道:“应该的……应该的……那个……不知道木头小兄弟想要什么呢?”费斯长老等矮人族全都眼睛泛光,心里对梁木头多添了几分信心,梁木头既然敢谈条件,要报酬,可想而知他对自己的疗伤符文是极有自信的!

“一件符文兵器你们多可以在上面打造几个符文阵?”梁嘉。

费斯长老与奥斯互看一眼,小心翼翼道:“四个符文阵法,需要我或者奥斯亲手打造,如果我们两个倾尽全力,材料又很齐备的,或可打造五个符文阵上去。”

“矮人族不是打造武器的大师吗?传说中的圣阶符文兵器有八十一个符文阵,灵道兵器也有三十六个符文阵以上,武道多的是十八个符文阵,你们怎么才能打造五个符文阵上去?”梁木头很不满意。

费斯苦涩的说道:“兵器上面打造符文阵越多,兵器本身的材料就越高级,比如说的千年寒冰石,或者冰晶铁玉都是万金难求的珍贵材料。再者,几万年来,兵器符文阵法都已经失传了很多传承,我们铁水部落在矮人族里只是一个小部落,只掌握了不多的,可以锻造在兵器上地攻击符文阵,现今荒原东部大陆的矮人族已经日渐式微,强的也都只能打造七到八个符文阵在兵器上,你所说的武道极兵十八个符文阵,恐怕就连荒原北部大陆强大的矮人族都未必能够打造的出来。”

“嗯!好吧!我给费斯绘疗伤符文,你们给我打造两副符文兵器,还有两副符文软甲……一副符文弓箭……还有两百飞刀吧,都要有五个符文的!”

奥斯和费斯苦笑对看一眼,费斯说道:“小兄弟有所不知,能打造五个符文兵器的材料,我们现在也没有了?多可以打造出四个符文的兵器,符文阵再多,就只能等我们凑齐材料才能打造!”

梁木头看他不像是在说谎,无奈的说道:“我先出去走走,你们准备齐了药材,再叫我吧!”

梁木头说完就走了出去,也不回少年们休息的帐篷,而是继续往山谷里面走。快要到尽头的时候,经过薛达佣兵团的营地帐篷,薛达与手下正在分符文兵器兵器。矮人族给了一把有三个符文阵的腰刀,与打造有两个符文阵的兵器。腰刀自然归薛达所有,佣兵们看到梁木头走过,没有理会他,几个佣兵团的骨干围在一起,好像在商量晚上怎么防守。

梁木头继续往里面走,他围绕山谷三面的石壁走完了一圈。

极目四望,周围突兀挺拔的山峰尽收眼底。

山谷三面苍峰翠岳,只见雨雾锁着绿嶂,浓云封住山隘,岗峦耸立,石壁上沾满青苔,长藤悬挂,苍松附壁,石缝间杂草丛生。

山谷三面石壁中矮的,是北面的石壁。

北面有一处石壁,估算有三十多丈高,中间有一棵老雪松长在上面,雪松有大腿那么粗,梁木头估计,身怀有中品风系符晶的武者,有可能飞掠到雪松那里换气再往上掠,从这里应能直接攀出这山谷的山顶,虽然未必就逃出狼群包围圈。但比起被一直围困这里机会要大得多了。

梁嘉看完四周的地形,就回少年们的营地。

凌可儿、耶里、秀儿、凤飞飞一大群少年正围在一起,耶里在那里口沫横飞、手舞足蹈的形容梁木头在矮人族那边开会商议时自大鲁莽的表现,秀儿含笑平静的倾听着。

梁木头刚进帐篷,耶里立刻闭嘴不说话了,一群人都用殷切的目光望着秀儿,似乎在期盼秀儿斥责他一顿。

秀儿甜甜一笑,帮梁木头向少年们解释道:“其实木头弟弟学过一些疗伤符文,既然费斯长老也愿意相信木头,那就让木头试一试吧?相信也没有什么坏处的?”

少年们对于秀儿没有大骂梁木头一顿,感觉有点失望。

凤飞飞担心到又说道:“那也不行啊?疗伤符文很复杂,博大精深的,木头年纪轻轻的才学了多久啊?秀儿!你要劝劝他,不能要他逞能了!”

天津神经内科医院哪家好
杭州丽都白癜风医院看病怎么样
贵阳的癫痫医院有哪些
上海看癫痫病要去哪里好
河南治癫痫病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