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

我本反派 第六十六章 幻雪

2019-11-08 03:25:2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我本反派 第六十六章 幻雪

“呼呼呼”

呼啸的北风声,裹挟着白色的飞絮、坠入。

“下…下雪了?!“

惊愕之声,一行人看着雪花落在自己的身上,眼中都有一份难以置信。

要知道这才是六月份,正是鸿蒙大陆为炎热的时节。

即使是在冰园镇,虽然也有一份寒,但更多的是一种气息的冷意,到底达不到变化天地气象的境地。

还不到一天的行程,竟然就是一个寒来暑往的衍变,徐飞等人也算是经历了不少历练,却从没有遇到这种极端的气象变化,岂能不惊。

“真元护体,莫要大意。”

从震惊之中醒来,徐飞立刻出声提醒。

若飞絮一般的雪花之内,含着一股极淡的力道,看似微不足道,可是经不住这量大,累积下来,对身体的损伤亦不可小觑。

徐飞可不想自己一行人还没进入到冰海深涧之中,就先染上暗疾,出师不利。

其他人也意识过来了,各个丹府运转,澎湃的力道随之激荡,劲武之气!

真元鼓动,一行人总算是抵消住寒意的侵袭,得以继续前行。

不过他们的真元也只能抵消一点寒意,这天象的变化却是他们所无法逆转的。

飞絮继续飘落,很快,前路已然变成了白茫茫的一片。

原本不远处的两座山峰还能看到,冰谷隘口也近在咫尺,可是转眼间就消失不见,眼前除了白色的飘絮之外

,视线竟无法穿透,不见一点轮廓。

一行人消失在这片白茫茫之中,像是被吞噬在天地之中,万径行灭,不复任何形态存在…

“先等等,队伍收拢回来,一个挨着一个。”

行行复行行,却不知前路几何,唯有白芒一色,不辨天和地,不知过了多久,苏五突兀的出声,喝止住了队伍。

徐飞等人虽然不明白怎么回事,却也是令行禁止,很快按照苏五的吩咐拱卫到苏刑的身边。

苏五面容凝沉,回身道:“少主,这雪有点不对劲。”

苏刑也已然探出了身体,眼前白茫茫一片,除了自己这一行人,其他景物都已然看不清,仿佛消失在天地之间一般。

苏刑即使不清楚冰海深涧的底细,却也意识到这情况的不妙,谁见过雪天出行没有足印的。

不但没有足印,连车辙都没有,好像自己一行人是在虚空之中漂浮一般,恍然不觉。

“看来我们遇到了冰海深涧的八怪之一——幻雪了。”

苏五曾经闯荡过冰海深涧,对冰海深涧自然是有所了解。

整个冰海深涧,是拥有庞大的冰精能量构成的一个世界,有山有水,有峡谷亦有高峰,不过因为强大的能量构造,这一切都异于外界的世界。

风花雪月,寻常的天象变化,却无法用常理度之。

幻雪,冰雪世界,看似飞雪如絮,却是交织成,编织成一个迷宫一般的世界。

而这还与一般的迷宫不一般,迷宫是固定的,而幻雪却是飘动的。

没人知道这雪会出现在哪里,会在什么时候停息,自然这个迷宫就更加的迷幻。

更可怕的是,即使走出了幻雪,可是因为位置的不确定,他们终出现在哪里,也身不由己,有可能到了安全之地,但也有可能是深入到冰海深涧的复地,陷入到另外一个绝境之中。

苏五三十多年前来过冰海深涧,可是他很幸运,并没有遇到冰海深涧的那些怪象过。

可这一次,也不知道是他比较倒霉,还是苏刑命不好,刚刚进入到冰海深涧之中,就遇到冰海深涧的八怪之中。

“幻雪?!”

“怎么…么会是幻雪?我们已经到了冰海深涧吗?”

诸人来这冰海深涧之前,亦是做了一番功课,心理有所准备,可是他们没想到自己一进来,就遇到这传说的奇象,这也太出巧了吧。

“总管,传言之中幻雪不是只在冰海深涧的腹地才有可能出现的吗?”

徐飞身为统领,知晓的更多,来到苏五的身边,有些疑惑,“我们不久前也才看到冰谷隘口,走了这么一会,即使到了,也只是在冰谷隘口附近,离腹地还很远,怎么会是幻雪。”

“嗯。”

苏五轻轻颔首,对徐飞的话亦是有一份赞同,目光之中却多了一份深思,“常理说,的确如此,除非有其他变化存在。”

目光看向苏刑,闪烁不定,有些不确定。

“其他变化?”

徐飞听不懂苏五的话,低着头不禁沉思,“是出了什么意外吗?”

“意外可能不是意外,或许是好事。”

探出身来的苏刑突然开口,望着白茫茫的天地,目光之中多了一份异样,却是不像其他人那般茫然、惊惧。

苏五也想到了什么,却还是不敢确定,“少主、”

苏刑摆手,打断了苏五的话,下了马车,“你们先待在这里,我到前面看看。”

“少主不可!”

未等苏五开口,徐飞时间拦住了苏刑。

虽然徐飞对苏刑依旧抱着固有的看法,但不意味着徐飞敢对苏刑无视,更不敢看着苏刑冒险。

整个玄武卫归都是直接效忠于苏无已的,这是的意志,私下有个人的喜好,却不可能上升到成为行动的意识。

徐飞这一点认识的很清楚,他也不敢认识的不清楚,玄武卫有自己的规矩,不是他个人意志能够对抗的下。

正因为徐飞对苏刑有那固有的看法,才比苏五更加急切的阻止苏刑,因为他不能看着自家少主由着性子胡闹,出一点事情。

“不用担心我。”

苏刑轻轻的摆手,足下一荡,不待徐飞再阻止,已然越出了十米开外,声音传回,“天虹星见号,保持联络。”

未等他们回应,苏刑的身影已然消失了白茫茫的天地之间,想追都不见踪迹,“总管。”

徐飞心中大急,立着眉头看着苏五,“天虹星的火粉能勾勒一切,幻雪变化再无端,它出现轨迹也不会消失的。”

苏五比他想的要冷静的多,不可阻止,只能安慰自己。

“属下不是担心这个。”

徐飞听了更加着急,都要跳脚了,“属下担心的是少主的安危,他的一个人在幻雪之中,实在太危险了!”

一张脸涨红,口水就差一点喷到苏五头上了,徐飞对苏五的冷静有点不可理喻,甚至有点抓狂之感——幻雪之中,少主独自行动,疯了吗???

安徽治疗阳痿医院
贵阳治癫痫医院有哪些
清流县医院
湘乡市第二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佛山治疗妇科费用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