旅游

电比赛事怎样才能真正卖座KPL给出教科书

2019-05-15 05:34:1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澎湃 陈均

国际大赛屡获,国内大大小小的赛事覆盖全年,当下中国电竞正处在一个井喷态势。

而衡量一个赛事是否健康,除了选手的竞争力不断提高外,观众的热情和参与度也是一个重要的衡量标准。

以传统体育赛事而言,刚刚结束的西甲加泰德比,诺坎普上座率达到93.4%,上座人数为92795人,这一点上,国内的龙头电竞赛事又给出了一个怎样的答案呢?

打造赛事体系成果显著

说到国内电竞赛事,KPL(荣耀职业联赛)是一个没法躲避的重要阵地。

以去年春季总决赛为例,能容纳1.8万人的上海梅赛德斯奔驰中心上座率近100%,再看今年已开打的常规赛,东西部主场规模均已达千人。

看上去,作为电比赛事中的优良资源,从观众热捧程度和现场票房方面,已经积极向的传统体育赛事靠拢。

KPL为何能保持高上座率?要知道在国内名目繁多的电竞赛事中,并不乏现场观众寥寥的为难场面。

首先,自《荣耀》这款游戏诞生以来,玩家数量急剧攀升,当下国内用户以数亿计,大量黏性用户一定程度上给职业联赛的观众群提供了有力的支撑。

然而,要想聚集如此多的观众,甚至让粉丝从线上覆盖到线下,并且愿意买票观赛,也不仅仅是玩游戏的人多可以解释的。

从2016年秋天举办首届比赛开始,KPL官方一直致力于从竞技、络直播、现场观赛体验各个层面全方位打造一个高级别的电竞赛事。从升降级、东西部份区、设立常规赛和季后赛再到之后的BP规则更新,一系列举措都是为了让赛事保持高竞技性和观赏性。

2018年,荣耀职业赛事体系的数据也相当乐观,全年内容观看量突破170亿,年同比提升65%;KPL秋季总决赛单日直播观看量达3亿,年同比提升26%。

有业内人士坦言,能够吸引海量观众观赛,意味着基于游戏发展起来的电竞才真正成长为一个赛事。

事实上,其中有一些观众本身并不太玩游戏,但高水准的职业电竞PK依然可以让他坐下来欣赏比赛。

玩游戏不等于电竞

这里必须提到一个误区,即使在电竞大发展的进程中,游戏和电竞还是会被少数人混为一谈。

针对这个问题,KPL联盟主席张易加曾经打过一个比方:我们可以和传统体育做个比较,只是玩游戏的话就相当于自己踢球,而电子竞技的观众更接近于球迷观看一场足球比赛。

电竞包括着体育的性质,是选手的职业,选手会用大量的时间钻研与训练,因此才可以带给观众优质的观赛体验。

简而言之,本质上电竞不等于单纯玩游戏,更类似其他传统体育赛事,需要组建俱乐部、提供赛事并吸引观众,只是和传统体育的出现方式上有所不同。

也许有人会认为,植根于络的电竞天生就具有互联基因,线上观众多不能说明问题,但一些观众自己的表态,也许会让他们改变看法。

例如名叫作加菲的粉丝是陕西西安人,从2017年开始关注KPL赛事,因为并不住在上海或成都(KPL比赛地)且路途遥远,她每次现场观赛都要打飞的。

去年我一共飞了6次,今年开始没多久已飞了3次了。

粗略估算一下,加菲的观赛本钱不低,为什么不干脆选择实惠且便捷的线上观赛呢?

现场气氛更好,观赛体验不是隔着电脑屏幕可以比的,而且你可以和自己喜欢的选手更接近。

我之前也看过篮球比赛,相似的一点都是能够更接近自己喜欢的选手,更直接感受到他们为胜利战斗到的信念。

吸引观众才是硬道理

加菲并不避讳自己有追星之嫌,作为一个20岁的学生,加菲喜欢的选手是Cat。

起初是在综艺里看到他,一个性情很可爱的大男生,然后关注到他在比赛中表现,被职业选手的高水平直接燃到了,他只比我大一岁,能走到今天很不容易。

很显然,职业电竞选手和很多观众年龄相仿,这是让粉丝们能够产生共鸣的重要缘由之一。

和加菲不同,24岁的上班族小郭身在上海,观赛方便许多,和很多足球俱乐部拥有球迷团一样,小郭和很多原本陌生的小伙伴也组成了eStarPro战队的后援团,平时会一起集会、打游戏。

询问:你们组成后援团去现场是不是和看演唱会差不多,结果得到的回答是否定的。

那不一样,看KPL更多关注的是选手和战队的发挥,在现场更多的是紧张,赢了我们会开心,输了我们也会失落、沮丧。

而被问及比赛输了会有什么表现时,身为女生的小郭笑言:经常哭鼻子呀。

类似加菲和小郭这样的粉丝,只是KPL现场不计其数名观众的一个缩影,但正是像他们这样的个体,形成了眼前KPL线下观赛的洪流。

他们会追星,但他们更关注赛场上的胜负,这一点,和传统体育赛事中的死忠粉没有什么不同。

人们习惯于谈论电竞大发展中政策的扶持、热钱的涌入,但一个对于成功的、生命力长久的赛事而言,通过成熟的赛制和精彩的观赛体验,让观众真正走入赛场才是根本。

也只有在做到了这一点以后,我们才有谈论电竞比肩传统体育赛事的可能。

乳腺增生怎么治
经期不准怎么调理
中医看月经后期的原因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