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

专家叙利亚之乱已演化成阿拉伯内部宗派之争

2019-07-15 18:46:0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专家:叙利亚之乱已演化成阿拉伯内部宗派之争

2月5日,支持叙利亚政府的民众打着印有巴沙尔头像的国旗走上街头。 2月5日,两名叙利亚男子在查看一名据说是叙利亚反政府人士的尸体。   2月5日,安理会没有通过摩洛哥提出的谴责叙利亚决议草案,叙利亚局势更加扑朔迷离。   2011年,从北非到西亚的阿拉伯世界半数国家经历内部大动荡,四个国家政权非正常变更,一个国家陷入全面内战并引发外部军事干涉。这场剧变并没有随着2011年的结束而画上句号。   2012年,西方是否会将利比亚模式复制到叙利亚?美国和以色列是否会对伊朗动武?就这些问题,着名中东问题专家、博联社总裁马晓霖接受了广州的专访,详细展望了2012年的中东局势走向,特别是外界关心的叙利亚和伊朗局势。   马晓霖近带领43位中东问题专家耗时一年编着了《阿拉伯剧变:西亚北非大动荡深层观察》一书,书中融入几十位专家对中东问题研究所取得的丰硕成果。   专家观点   阿拉伯剧变延续至今,发展到叙利亚危机,已经由民生变革异化为中东地区传统力量的博弈和阿拉伯内部的宗派之争。   马晓霖告诉,尽管谴责叙利亚的决议草案在安理会被否决,但执政已进入12个年头的巴沙尔下台只是个时间与方式问题。   他解释说,如果巴沙尔不交权,阿拉伯君主国阵营和西方一定会通过武力方式解决,因为变更政权这个预期结果是某些力量已经完全锁定的。   巴沙尔有两个选择   马晓霖戏称:“不换思想就换人。既然叙政府长期拒绝改变自己的地区政策,海湾国家下决心实现大马士革政权的更迭。”他透露说,有消息表明叙利亚出现混乱之初,沙特国王曾许诺向巴沙尔提供200亿美元的维稳费用,但交换条件是与伊朗断绝关系,这个交易终不了了之。   马晓霖说:“我们现在看到的是,海湾君主国一边在叙利亚煽风点火,却又一边表现出救火队员的姿态,通过动用阿盟‘家法’实现政权更迭,它们也不想轻易通过战争推动叙利亚政权更迭,因为有利比亚的前车之鉴,死的都是阿拉伯人。”他表示,“如果能让巴沙尔以体面的方式下台,无疑是小的代价实现各方利益的化。”   马晓霖分析说,现在摆在巴沙尔面前有两种选择,一个是卡扎菲死扛到底的“利比亚模式”,一个是萨利赫和平让权的“也门模式”。他认为,现阶段海湾君主国追求的还是也门模式。如果也门模式行不通,就只能动用利比亚模式。   马晓霖说,这个月叙利亚将举行议会选举,说不定届时就会有令外界震惊的消息传出。   叙利亚之乱   是对决伊朗的前哨战   马晓霖提出,2011年阿拉伯剧变延续至今,发展到叙利亚危机,已经由民生变革异化为中东地区传统力量的博弈、阿拉伯内部的宗派之争,并和伊朗核危机的发酵有着密切关联。   他解释说,叙利亚现政权长期以来是部分海湾国家的眼中钉,认为其政权在三个方面触动了海湾各君主国的核心利益。   ,它是什叶派政权,人口占少数却统治人口占多数的逊尼派。作为逊尼派国家,海湾国家要为叙利亚的逊尼派撑腰。   第二,叙政府是世俗政权,是海湾各君主国的“政治敌人”。   第三,也是致命的,叙政府与伊朗关系特殊,而伊朗一直谋求向阿拉伯世界输出革命,推翻海湾各君主国,与之争夺地区乃至整个伊斯兰世界的领导权。因此,海湾国家一直试图劝诱叙政府与伊朗分手,努力失败后便借力阿拉伯世界的政治动荡,试图更换叙利亚政权,建立逊尼派新权力核心,使叙利亚“重返”阿拉伯大家庭,切掉伊朗的左膀右臂,彻底孤立伊朗,将其势力推回到伊朗本土。   孤立伊朗,是阿拉伯多数国家和西方的利益交集点   马晓霖表示,扳倒巴沙尔政权或拆散叙伊联盟,进而终孤立、削弱和制服被指责试图拥有核武器的伊朗,是阿拉伯多数国家和西方盟友的地缘利益交集点,叙利亚政权则是对决伊朗的前哨战。   马晓霖以2011年12月联合国人权理事会通过的叙利亚决议为例,进一步解释说:“当时这项决议37张赞成票,其中14张来自阿拉伯国家和非阿拉伯的逊尼派穆斯林国家,全是沙特在幕后串联的结果,这无疑表明某些国家借助联合国旗号打出的人权牌,不过是教派之争。”   下一轮政治动荡   可能影响海湾各君主国   马晓霖预测,这场始于2011年年初的阿拉伯世界大地震,有望在2012年以叙利亚巴沙尔政权的变更为标志,打上休止符。2012年如果有战事,更可能出现在叙利亚,其他阿拉伯国家都处在自我调整阶段,等待下一轮政治动荡。   马晓霖强调,尽管下一轮政治动荡可能会出现在阿拉伯君主国家,但不会是颠覆性的政治巨变。   他说:“下一轮‘政治动荡’可能会发生在君主国自身,使这些国家进一步向君主立宪方向改良。海湾君主国依靠充裕的石油美元,民生问题都解决得不错,侥幸在这一轮政治动荡中保住金身。他们的家族是通过历史上的部落征战而建立王国,从政治上有某种天生的合法性,老百姓从内心对这些王权也有某种传承性的服从。”   伊朗局势   2012年逼近战争临界点   在马晓霖看来,眼下伊朗局势日益危急,已逼近战争临界点,“2012年是伊朗核问题的临界年,爆发战争的可能性已经比较大了。”   他预测说:“如果有证据表明伊朗发展核武器,即便美国受大选的顾虑不会主动开战,以色列也会单方面发动袭击,沙特等阿拉伯国家可能会为以色列提供空中走廊或其他适当形式的协助。”   他进一步解释说:“在伊朗核问题上,海湾阿拉伯国家与美以等国有共同利益……而俄罗斯不可能死撑伊朗到底,不可能为了伊朗与西方撕破脸。”不过,马晓霖也提醒说,伊朗是一个单一民族国家,如果外部压力过强,反倒会激发波斯民族的内部团结。( 李明波)

福建好的治疗癫痫病医院
云南整形美容哪好
太原治疗妇科的专科医院
银川的治疗牛皮癣医院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