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

小农民的随身道田第四百七十二章幻境

2020-01-24 23:42:09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小农民的随身道田 第四百七十二章 幻境

祝心的依仗是什么?

幻境!

他炼气境五重,为何孤身一人都不怕落阳宗,就是他能制造出幻境来。

幻境直指人的内心,让人不愿意去想,甚至隐藏在内心自己都不知道的事情浮现出来。

这是对心境能造成伤害的幻境啊。

修真者都怕心魔,幻境具备催心魔的功能。

人像是明心斋一件重宝,自从得到了它,祝心的自信简直达到了顶点。

因为,他曾经用人像败退了一名炼气境六重的强者。

他看的出来,田二苗和他一样的境界,炼气境五重。

炼气境六重都出不了的幻境,他田二苗凭什么?

而且,还这么快。

甚至,在祝心看来,田二苗一点都没有受到影响。

祝心实在是不敢相信,他的脚步连续退着。

是的,他的依仗都不起作用,他的信心遭受到了严重的打击。

远处,谭然然看着祝心失魂落魄的样子,她同样失魂落魄。

田二苗竟然强大到如此地步……

她,选择错了!

“如此拙劣的幻境,想要对我造成影响?”

田二苗一步步走过去。

不说用除草剂消除幻境了,他利用强大的神识依然可以。

田二苗只是试验除草剂在现阶段还有没有用而已。

白色的人像在脚旁边,田二苗低身捡起来,看了看,道:“是件不错的法宝,只是,在你手里让它蒙羞。”

“我就让你看看什么才是幻境!”

田二苗抹除掉白色人影上面祝心的痕迹,然后,他一根指头点在白色人影的心脏位置。

嗡……

一道奇异的声音爆出来。

祝心的目光一瞬间变得呆滞。

那边的谭然然也受到了影响。

他们都进入了幻境之中。

祝心周围的场景一下子生了变化,是夜色之下,一座山峰之上,一排排古建筑矗立在山顶。

在山脚下,一个刚出生的婴儿被放在一个篮子里,哇哇大哭着。

祝心看着这个婴儿,他的心无比的疼,他大吼着:“为什么?为什么要遗弃我?”

没多会,一个二十来岁的女子走过来,抱起了婴儿。

“师傅……”祝心一下子流出了眼泪。

场景不停的在祝心眼里变幻着,他看着自己一点点的成长,看着师傅无微不至的照顾,师傅教导着他各种东西。

师傅的容颜慢慢的变化着,不在那么年轻。

祝心眼里的场景又一次出现了变化,那一年他十六岁。

他端着一碗汤,走向一个房间,他笑着敲开门。

祝心大吼:“不要,不要啊!师傅,你不要开门,求你不要开门。”

可是,门依然开了,是个成熟的妇人。

妇人说:“心儿,这么晚了有事?”

“师傅,徒儿得知师傅近心绪不安,所以,徒儿跑了很多地方,得来静心草,熬成了汤药,望师傅喝下。”

说着,他将汤药递给妇人。

妇人露出笑容,说道:“师傅是境界遇到了瓶颈,并不是静心草能够解决的。”

“师傅……”十六岁的祝心很自责的样子。

妇人溺爱的揉了揉祝心的脑袋,然后,接过汤药,“也是心儿一片孝心,师傅喝了就是。”

“不!不要喝!师傅你不能喝啊……”祝心对着妇人大吼大叫,可是,妇人含笑着喝下去。

而且,祝心还看到十六岁的自己露出一丝诡异的笑容,祝心叫着:“你该死,你该死啊!”

“师傅……”十六岁的祝心喊了一声。

妇人摸了摸额头,她有些站立不稳,“小心,你……”

十六岁的祝心嘿嘿一笑,上去撕扯妇人的衣服,扒光了后,将妇人扔到床上,他叫着:“我偷看师姐洗澡你都要惩罚我,我现在就要了你的身子,你来惩罚我啊!”

“不要,不要啊……”祝心痛哭流涕,如疯癫一般。

可是,该生的都生了,十六岁的祝心在妇人身上起伏着,每动一下,身下的妇人嘴里都会冒出黑色的血。

完事后,妇人已经没有了气息,她睁着双眼死盯着祝心,死不瞑目。

十六岁的祝心将妇人胸口处的人像摘了下来,然后,拿出一把刀,将妇人剁碎了。

“畜生,你是个畜生……”

幻想已经消失,但是,祝心是走不出来了,他狂跑着,还不停的抽着自己的脸,,跳入大海。

谭然然满脸泪痕,脸色苍白之极,她也在幻境中受创不清,不过,她不是重点,否则,她估计早都死了。

谭然然心有余悸,但看到祝心疯狂的样子后,她紧咬着嘴唇,看向田二苗,她便是一脸的苦涩。

错了,她选择错了!

但是,她深知已经无法挽回,只能选择落寞的走开。

“人像和灭魂幡配合使用倒是不错。”

田二苗很满意人像的效果,将它丢入戒指当中。

这时,景水瑶走了下来,她瞪着田二苗。

“干什么?”田二苗说道。

“我一会工夫不在,二苗哥哥就做坏事,看来,我一刻也不能离开二苗哥哥了。”景水瑶说道。

“是他自找的,我没杀了他已经不错了。”田二苗说道。

“这一点我还是很欣慰的,我想着,应该是我影响到了二苗哥哥,嗯,就是这样,以后咱们接触时间长了,你就会被我同化了,你也就不会在胡乱杀人了。”

景水瑶很赞同自己的说法,不停的点着头。

田二苗却很不赞同:“你一个丫头不要装成老成的样子好不,还有,我什么时候胡乱杀人了?”

景水瑶也不计较,问道:“我们去哪里?”

“是我去哪里。”田二苗哼了一声。

“没区别,反正我是一刻也不会离开你,我要看着二苗哥哥。”景水瑶露出可爱的笑容。

田二苗很难将这个笑容与狂暴的景水瑶重叠,太具颠覆性了。

田二苗看了看远处岛屿,他清楚落阳宗的老巢应该在某一座岛上。

但是,现在还不是他找上门的时候。

炼气境五重,太不够看了。

他必须再晋升一重才行。

至于无名古剑……

田二苗想着:“伙计,你就委屈一段时间,我会去找你的。”

田二苗回到了天海市,景水瑶自然紧跟着。

田二苗开了一个房间,想要给景水瑶也开了一个。

可是,景水瑶拒绝了:“我说了要每时每刻的看着二苗哥哥,万一,二苗哥哥晚上凶性大跑去杀人怎么办?”

“……”

成都银康医院专家
广州医科大学附属第二医院预约挂号
天津治白癜风哪家医院
甘肃有没有治白癜风的医院
安徽癫痫病专科医院哪家好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