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

移动藏经阁 第两千零三十三章 老皇陵的秘密

2019-10-12 20:58:3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移动藏经阁 第两千零三十三章 老皇陵的秘密

光圈突然消失,白晨站在人群中间,有些愕然的看着数百个枪口指着他.

雷芳也愣了一下,不过很快就反应过来:“放下枪,都放下枪。”

这时候要是来个擦枪走火,那就真的玩笑开大了。

雷芳大步的上前来,眼中露出惊疑之色:“你是白晨的儿子?”

白晨看了眼雷芳:“他不是在首都么,你怎么不问问他。”

雷芳刚才就一直在拨打白晨的,可是一直都打不通。

不过如今眼前这个小子能够一语道破,那就说明他们关系非同一般,多半就是父子关系。

而白晨先前的一直都打不通,可能是白晨故意不接。

也许白晨一直在暗中观察着,觉得自己的儿子没有危险,所以一直都没有出手,甚至有可能影子也在现场也不一定。

“你叫做石头吧?”雷芳问道。

突然,白晨的手掌一伸,手中已经多了一颗子弹,白晨不由得皱起眉头:“居然还有一个狙击手。”

弹指间,这颗子弹又还给了它的主人。

雷芳的眼中闪过一丝精彩,这孩子当初在巴黎的武道大会上,就有过惊鸿一瞥。

当时只是一击便击败了人族皇帝,并且还顺手断了黄金剑,实力自然是毋庸置疑。

不过隔着电视和近距离的观察,却是两码事。

如果说有人用枪指着雷芳的话,雷芳自问也能够轻松的避开,或者是挡下子弹。

可是如果是狙击手的话,恐怕自己也会非常麻烦。

可是这个孩子却能够轻易的挡下狙击手的子弹,而且他现在出现在这里,那就说明那个陷阱已经失败了,包括老道士在内,所有人都可能已经死了。

就在这时候,地面微微震了一下,一股不同寻常的气息涌来。

雷芳的脸上露出疑惑之色。这气息是眼前这个孩子释放的?

不对,白晨同样露出疑惑之色。

“首都的地下是不是有什么东西?”白晨看着雷芳问道。

“什么?首都的地下怎么了?能有什么东西?”雷芳不解的看着白晨。

“那个东西要出来了,你问一下你的上级,如果需要我出手的话……”白晨说道

就在这时候。地面又震了一下,这次的震动比起上次要强烈一些。

雷芳带着惊疑之色,走开几步,拨打了张先仁的:“部长,人已经出来了。刚才地震,您感觉到了吗?”

张先仁此刻眉头已经拧成川了:“嗯,我已经知道了,这次可能有点麻烦,你立刻回总部,这次护国神器的人也将要出动。”

“部长,这个孩子说……他愿意出手。”

张先仁眉头立刻就松开,脸色又惊又喜:“那个孩子可是白晨的儿子?”

“应该是吧。”雷芳回头看了眼白晨,心中已经做出结论,这个孩子与白晨有五分相似。就算不是父子,也肯定是有血缘关系。

“那他的实力如何?”

“很强,深不见底。”雷芳如实的回答道:“部长,如果事态紧急的话,我觉得可以考虑一下他

,或者是通知白晨,至少就我刚才感觉到的气息,这股气息的主人,非常的不寻常,而且能够将自己的气息弥漫整个首都。恐怕就算是护国神器的人全部出动,也很难有胜算。”

“可是……”张先仁还是有些犹豫。

这件事若是处理不好,那么首都将要毁于一旦,可是如果让心怀叵测的人知道了这件事。并且加以利用,那么华夏神州都将有覆灭的危险。

这件事非同小可,哪怕是雷芳这个级别的特工,也无法知晓。

“你觉得那个孩子可信吗?”

“部长,这不是可信不可信的问题,是那个东西的危害程度。是否在这个孩子之上。”

“算了,你把他带到老皇陵那片区域去。”

在首都,有一片明朝皇族的陵墓群,不过这片陵墓群在满清入关后,就惨遭破坏了。

而到如今,那片老皇陵也已经只是一片穷山恶水,没风景没资源,距离市区又远,根本就没有人愿意开发,当然了,zf也不可能允许开发。

因为这里掩藏着一个秘密,一个惊天的秘密,汉室天下的秘密。

雷芳带着白晨来到了老皇陵,这里是一片荒野,山间还立着几个不知道年份的石碑,也不知道多少年未曾有人到来。

不过在两人到来之前,山脚下已经停了两辆车了。

几个熟悉的身影出现在不远处,护国神器的人,不过不同于上次老道士带领的六个人,这次护国神器一共有几个人。

他们的身上都带着一种陌生的共鸣,看来当初自己的提醒,让他们意识到自己的不足,凑足了九个人。

护国神器的依仗是东皇钟,说起来东皇太一与自己倒是有几分缘分。

只是,不知道这东皇钟是如何落到他们的手中,而且还被分为了九份。

东皇钟并不是一个真正的钟,而是一个器灵,又不同于一般的器灵,比如说昆仑境的器灵,虽然有着自己的意识,可是很大程度上,器灵是没有自主性的。

可是东皇钟的本体就是器灵,东皇钟没有一个实际的载体,器灵就是东皇钟,东皇钟就是器灵。

可是他们一个人显然是无法承载东皇钟的器灵,当初他们找了六个人分担东皇钟器灵,可是显然还无法发挥出东皇钟的真实威力,而后更是被白晨打败,所以他们现在就找了九个,以九九归一之数,来满足东皇钟的威力。

其实在白晨看来,他们即便是凑足了九个人,未必就能够发挥出东皇钟的真正威力。

如果他们能够找到一个足够强大的人,操控东皇钟的器灵,反而更能够发挥出东皇钟的真正实力。

当然了,这样的人,除了白晨之外,恐怕也只有轩辕可以办到了。

“雷芳,你怎么来了?”

黄柏看到了雷芳的到来,立刻就迎上来,脸上写满了欢喜。

不过,当他看到雷芳身边的孩子之时,不由得皱起眉头。

“他是谁?你怎么把一个小孩子带到这里来?”

雷芳显然不打算向黄柏解释原由,毕竟他们隶属于不同的部门,甚至算是竞争关系。

雷芳虽然和黄柏是老朋友,可是不会向竞争对手透露白晨的身份。

“不关你的事,我是听从部长的命令过来的,现在什么情况,你能够说明一下吗?”

“雷芳,这事非同小可,你还是离开吧,带着这个小孩快点离开……不要回市里,离开首都,越远越好。”

“到底怎么回事,你给我说清楚,我有任务在身,你如果不愿意回答,我就找其他人回答。”

“唉……这事是道长负责的,只是不知道为何,这个东西突然脱控了。”

“道长?”雷芳不由得看向白晨。

白晨就像是没看到雷芳的眼神一样,平淡无奇。

不管是之前还是现在,他都不会后悔自己的决定。

“这下面关押着一头孽龙。”

“孽龙?”

“没错,龙!”黄柏凝重的点点头。

“真的龙?”

“我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因为我没见过,不过道长之前只言片语曾经说过,护国神器的成立就是为了这个目的而存在的,守护老皇陵。”

“难道真的有龙吗?”雷芳带着自己的疑问问道。

“根据道长的调查,我们大致上知道了前因后果,其实在明朝的时候,这头龙就一直存在,当初明朝的明成祖朱棣定都此地,便是因为这头龙。”

黄柏的话让雷芳惊呼起来,这事居然牵扯到数百年前的皇帝。

这让雷芳感到太过的不可思议,黄柏继续说道:“这老皇陵除了是朱家人的祖坟,更是地下龙宫的入口,龙气从入口蓬勃而出,滋养朱家祖坟,让福荫辐照朱家子孙后代。”

“可惜朱家的王朝自朱棣之后,就没出过几个像样的皇帝,就连朱棣自己也是名不正言不顺。”

“朱家的腐朽,其实也与这头孽龙有关。”

黄柏苦笑着摇了摇头:“当初朱棣发现此地有龙栖息,便想要享真龙之气,随后便迁都此地,甚至还为真龙建造了地下龙宫,以供真龙栖息蛰伏,可是这头真龙本就非善类,如何甘于长困地下,只是后来有大神通之人,在地宫中布置了阵法,让真龙无法离开地宫,可是此龙也因此变得越发的暴戾,呼出的龙气也由福荫变成了灾厄,所以朱家的祖坟没了龙气,却多了厄难,这也是朱家人为什么一代不如一代,国运更是频有外敌入侵,更是落的国破家亡的下场。”

“如今作乱的便是那头真龙?”

黄柏点点头:“建国前后,就有一位大师发现了老皇陵的秘密,进行了一次巩固,三十年前,孽龙再次苏醒,而后护国神器成立,而我们护国神器的至宝东皇钟,便是从地下龙宫寻得的,事实上东皇钟,本就是数百年前的那位大神通者留下的,为的就是镇压这头孽龙,只不过如今东皇钟已经纳入我们体内,成了我们身体的一部分,而我们则要担负着守护地下龙宫的,一旦孽龙破开禁制,怕是整个首都都将要荡然无存。”(未完待续。)

济南白癜风医院白玫
深圳远大肛肠医院乘车路线
济南白癜风医院梁月英
深圳远大肛肠医院价格
成都西南脑科医院张涵
分享到: